靈璧新聞網|安徽新聞網
中共靈璧縣委宣傳部主辦    靈璧廣播電視臺承辦    

靈璧縣婁莊鎮汴河村:“黨建+”讓大棚蘆蒿種出好生活



靈璧縣婁莊鎮汴河村蘆蒿種植大棚正在收割蘆蒿

棚外寒風凌厲,棚內溫暖如春。在靈璧縣婁莊鎮汴河村的蔬菜大棚里,蘆蒿青翠欲滴,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。近年來,婁莊鎮汴河村黨總支通過開展“黨總支引領產業、黨員幫扶農戶”為主要內容的脫貧攻堅“黨建+”行動,大力發展蘆蒿種植,讓大棚蘆蒿種出了好生活,成為群眾增收致富奔小康的主導產業。



婁莊鎮汴河村脫貧戶劉躍正在自家大棚收割蘆蒿

這幾天,靈璧縣婁莊鎮汴河村脫貧戶劉躍種植的六畝大棚蘆蒿,正值收割旺季,每天千余斤的新鮮蘆蒿,平均收購價5元每斤,一天收入就達5000多元。對于發家致富,劉躍信心十足地說:“村里幫助我們家建起了5、6畝蘆蒿大棚,平均每棚的收入占到1.5萬元左右。我們家不但脫了貧,對以后的生活非常有信心。我們以后肯定要發家致富?!?/p>



靈璧縣婁莊鎮汴河村蘆蒿種植基地

劉躍的信心來源于汴河村黨總支大力發展的蘆蒿特色產業種植。過去,汴河村農業生產單一,戶均收益不高。2017年4月,省委宣傳部駐村扶貧工作隊和村兩委經過調研,決定將蘆蒿種植作為特色產業進行重點扶持。并向省委宣傳部爭取50萬元啟動資金,流轉150畝土地,實現蘆蒿集中連片種植,形成規模效益。然而一開始,群眾積極性并不高,對此,汴河村黨總支適時開展“黨總支引領產業、黨員幫扶農戶”為主要內容的脫貧攻堅“黨建+”行動,讓黨員干部成為引領群眾種植蘆蒿的領頭雁?!拔覀兇妩h總支在發展蘆蒿產業時,注重發揮黨員的引領示范作用。要求黨員做給群眾看,帶著群眾干,讓群眾對種植蘆蒿有了底氣,充滿了信心,”汴河村黨總支書記王永說。



靈璧縣婁莊鎮汴河村黨總支書記王永在查看蘆蒿種植



靈璧縣婁莊鎮汴河村黨總支委員、村干部曾彩梅在指導群眾種植蘆蒿

汴河村黨總支委員、村干部曾彩梅是首批帶領群眾種植蘆蒿的示范戶,經過幾年的摸索種植,她不僅自家蘆蒿大棚發展到10多畝,吸納了5、6戶貧困戶在大棚務工獲得收入,同時還帶動了劉躍等4戶貧困戶依托蘆蒿種植,走上脫貧致富路。汴河村黨員村干部曾彩梅說:“我們黨員干部對有意種植蘆蒿戶,進行毫無保留的技術指導,讓更多的農戶,通過種植蘆蒿走上致富路?!?/p>



靈璧縣婁莊鎮汴河村脫貧戶尹守亮在大棚務工

汴河村脫貧戶尹守亮高興地告訴記者:“村里安排我們夫妻倆在大棚里捋蒿,平均每天有200元錢的務工收入。一年能捋蒿2個月,可以收入萬把塊錢。這些收入讓我實現了穩定脫貧?!?/p>

為優化帶貧機制,促進脫貧增收。汴河村黨總支靈活運用金融扶貧政策,設立專項資金,幫助有發展蘆蒿種植意愿的貧困戶申請小額信貸,實施特色產業補貼和免費產業保險。同時,村黨總支還主動與周邊省市蔬菜批發商聯系,到田間地頭收購,保證種植戶利益最大化。成立了由村黨總支書記任法人,村兩委干部和一般農戶、貧困戶為會員的翠蘆種植專業合作社。合作社為種植戶提供技術指導,整合供苗、播種、田間管理、覆棚、采收、銷售等各個環節,形成抱團取暖合伙發展共贏的模式,有效推動了蘆蒿種植在全村蔬菜產業中的快速發展,穩定實現了群眾增產增收。目前,汴河村蘆蒿種植基地面積800多畝,每畝地每年增收1萬多元。吸納30名貧困勞動力,每人每年增收1萬元。



靈璧縣婁莊鎮汴河村蘆蒿種植基地

汴河村黨總支書記王永說:“通過開展黨總支引領產業,黨員幫扶農戶為主要內容的黨建+行動,為全村蔬菜產業注入了動能。目前,全村有1000余畝蔬菜,人均增收3000元左右。下一步,黨支部持續發揮“黨總支+合作社+基地+農戶”的方式模式,為實現鄉村振興,全面實現小康社會發揮黨建引領作用?!?/p>

版權聲明

靈璧縣融媒體中心所屬的“靈璧發布”、“靈璧廣播電視臺”微信公眾平臺、“靈璧縣廣播電視臺”微博及“掌握靈璧”客戶端等發布的信息,凡標注“未經授權,禁止轉載”的,一律禁止轉發;凡未標注禁止轉載的,轉發時需要在正文顯要醒目位置標注來源“靈璧縣融媒體中心”,并鏈接原文地址;引用內容不可斷章取義、過度解讀或誤讀;引用的圖片及視頻資料不可進行裁減、剪輯處理。如違反上述聲明,本中心依法追究相關責任。

圖    文|殷如冰   劉   志

編    輯|王    婷


網站介紹 | 廣告刊例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網站導航

中共靈璧縣委宣傳部主辦 靈璧廣播電視臺承辦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

皖B2-20080023-20

亚洲综合日韩欧美另类不卡_亚洲综合日韩第一页_亚洲综合日韩第十页_亚洲综合日韩AⅤ在线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